三家同时上线的社交软件,你会选择哪一款?

473
1年前
原快播创始人王欣旗下的云歌智能社交产品马桶MT在14日晚间就已上线,引发了众多用户慕名前往官网下载、体验,但不幸地是上线不到一小时就已被微信屏蔽。

“天下苦微信久矣”,王欣感叹,这位快播的创始人入狱4年,出狱半年推出了匿名社交产品“马桶MT”,但被认为其对监管“不摔跟头不理解。”

张一鸣没有出席多闪的发布会,93年的多闪的产品经理徐璐冉在发布会上称微信的张小龙为“龙叔”。

天下创业者和投资人羡慕微信久矣,围绕着微信的生态都能做成众多的独角兽公司,何况敢直接挑战微信的公司。

乐见再度有新进入者挑战垄断者,这也是大家兴奋之处。但在15日的热闹之后,有投资人和创业者也给泼了冷水:“我为什么要再装一个新的社交产品?”更有段子调侃,在多闪上聊得挺好的,最后加了微信。

王欣的匿名社交:监管和人性之恶

王欣连发三条微博控诉微信,愤怒地问:“不知道你们在怕什么。”但在分享会上,王欣表示2019年将会是社交产品元年。而他要在“新一代社交产品的元年”留下点什么。毕竟,匿名社交从来没有人做成功过。

马桶MT践行了王欣反其道而行的产品理念。在这款产品的介绍中提到“这是朋友圈的影子”。匿名熟人之间打探消息,会有一些爆料、吐槽和表白的功能。王欣表示简单来讲,这就是真实的朋友圈。

但王欣也清楚地认识到未来用户一定会回流微信,因为马桶MT并没有取代它。

而此款产品一出,不禁令人想起过去匿名社交的败局,此前的无秘曾经风靡一时,但现在已经消失无踪。目前这条赛道上无正规选手在场。王欣选择这条赛道虽说没有对手,但是面临着监管的风险以及“人性之恶”的再生。匿名的不可控性导致未来会发生很多不可预料之事,何况互联网监管比从前更为完整严格。

王欣愿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匿名社交,恐怕前路并不好走。

字节跳动在宣布抖音国内日活超过2.5亿的同时,发布了独立社交产品多闪,主打视频社交,定位是熟人社交。

这是字节跳动第一次举办产品发布会,字节跳动CEO陈林、抖音总裁张楠均出席发布会,可见对此次产品发布的重视。而这款视频社交产品则由一支90后团队打造,产品负责人也不过是刚刚25岁的年轻女孩。

今日头条CEO陈林则在现场明确表示“希望微信不要把我们当竞争对手。抖音和微信面向的不是一个群体。”几天前,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上将微信形容为一个广场,身在其中压力很大,也不敢随便发言或是放松。陈林则认为多闪只是针对最亲密的人,把多闪当做客厅,邀请亲朋好友进来。

而今天多闪的链接也不出意外的在微信中被屏蔽,陈林对微信高呼“不必”,但是这似乎并不会起什么作用。

在发布会现场,字节跳动也接受了媒体采访,回答了多闪定位为熟人社交是否准确的问题。陈林坦然表示DAU天花板会比较高,而熟人社交的定位能否充实起这款新产品的未来仍是未知。只不过在头条与腾讯的大战中,社交方面头条这次算是真正出手了,直指腾讯命门。

已经消失了一段时间的罗永浩1月15日再度回到了舞台。

罗永浩经历了子弹短信迅速爆红,又迅速衰落之后,开始求变。目前这款最新的由“子弹短信”更名的“聊天宝-原子弹短信”,今日已在App Store上架。

子弹短信还新增婚恋功能”缘分100“,当开启有缘人后,用户回答100个问题从而匹配到附近的有缘人,遇到对方的时候会发出滴滴滴的声音。

罗永浩表示,中国这么多年没人做社交了,今天碰巧三家在同一天推出社交软件。但王欣的“马桶MT”推出没多久就被微信封杀了;今日头条的社交软件“多闪”推出没多久也被微信封杀了。开场前得知聊天宝也被微信封杀了,使得聊天宝在微信朋友圈分享是打不开的。

罗永浩的送钱社交在投资人眼中并不十分靠谱。罗永浩的送钱社交类似2018年风靡的区块链的“聊天即挖矿”模式,这类模式有成功者如趣头条,但更多的是众多的失败者。原因在于成功的关键点不在于“聊天即挖矿”模式本身,而在于业务本身--能否做牢关系链。简单的“聊天即挖矿”“阅读即挖矿”等模式在2018年铩羽而归。有知名的区块链投资人表示,在2017年区块链爆火的时候,也曾花几千万投资了5个社交产品,到今天基本全军覆没。而且,送钱社交模式前期需要有大量的现金要补贴给用户,这个也考验罗永浩的现金储备。

围观者不穷,微信并非按兵不动

他谈到最近微信7.0的发布,让非常多地人吐槽。他开玩笑道:“在中国来说,每天都有五亿人在说我们做的不好,每天还有一亿人想教我怎么样做产品。”张小龙心里很清楚,其实微信每个大的改版都会带来很多人不适应。特别是微信这样一个十亿用户量级的产品来说。

而在今天三款社交产品发布之后,大家似乎都嗅到了社交领域一些共存的问题,这值得行业内人士一同去努力。

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提到了非常令人吃惊的数字:有一亿人选择了朋友圈三天可见。他思考了这个问题,将微信比作广场,认识到朋友圈有它的弱点,大家想要逃离它。因为朋友圈是一个广场,一个公开广场,所以点赞还是讨论,就会发现广场里面很多人都能够听到。这样带来压力感比较强。而且当好友越来越多,可能这一种压力也会越来越大。

而今天无论是王欣做匿名社交、还是字节跳动做视频社交,都指向了用户的社交压力。如何能够释放用户被抑制的需求,这是所有做社交的人都在考虑的问题。

微信在过去一年中,频频在视频上做动作。从最初的小视频到如今力推微视发展,再到7.0版本微信发布的时刻视频。视频似乎已经成为社交必不可少的积数。

“我们会继续尝试去引导用户,直到真得能够某一天可以很轻松,很自如地拿起手机记录周边真实的世界。”张小龙更表示做视频需要耐心,因为朋友圈已经成为一个大家展示最美好一面的地方。而想做到最真实,则需要打磨。

有投资人却表示今天整个票圈充满了“今天发布了三个社交App的看热闹氛围。她询问到“我为什么需要另外一个社交软件?”陌生人社交在特定人群、特定场景也许是有需求的。熟人社交在即时通讯之外是没有刚需的。

每个互联网人都有社交梦,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张小龙。我们看到了互联网人对微信的愤怒、敬意甚至是无可奈何。

想要拥有社交的未来,这个问题是否等同于如何打败微信?很显然,目前没有任何人想要把微信当作对手。当微信已经开始谈生态的时候,这些社交产品依然还在为留存发愁。

社交的未来到底属于谁?恐怕没有任何人能够给出明确的答案。“这世界是开放自由的,所有一切仍有待于将来,而且永远如此”。

申明: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转载请注明http://wlyx.shizhanzhe.com/

分享

微信扫码分享给好友

×
分享按钮